等待排队的空间说说(排队等待的幽默说说)

等待排队的空间说说(排队等待的幽默说说)

等待排队的空间说说

排队,毫无疑问的假期公敌。

站在过山车看不到尽头的排队队伍里,我的大脑已经宕机了。

在这之前,其他项目的排队已经耗了我四个半小时。

思绪犹如跑马灯在大脑里旋转,前排大哥的后背上、汗渍在T恤上形成了诡异的图案。

身后,亲戚家的俩孩子玩起了今天第五轮“抽二条”,一排队他俩就开玩,胳膊已经被彼此抽到白红相间。

等待排队的空间说说

抽二条,一个剪刀石头布后、赢家可以往输家胳膊上狠狠抽打的游戏

在人群蒸腾的热气、永无停息的喧闹里,恍惚之中,我仿佛看到虚空中有一个模糊的人影在向我招手。

他说他是排队之神,我一听,“友好地”表达了对他的问候,把他一脚踹倒在地。

等待排队的空间说说

一拳一句地控诉,“你知道我这个假期怎么过的吗?我排了多少队啊!”

只见排队之神恶狠狠地一笑,在我耳边大喊:

“排着吧你!这辈子要排的队还多着呢!”

等待排队的空间说说

排队之神,当然只是我排队排晕了的幻想。

但那句“这辈子要排的队还多着”的诅咒,大概率是真的。

曾经你以为,我不去景区、避开春运、不去网红店就能远离排队。

后来发现,还有三小时起步的核酸检测,两小时起步的网约车,一小时起步的游戏服务器排队,一刻钟起步的学生时代厕所。

别逃避了,人类,你的名字叫排队。

等待排队的空间说说

大家的宿命就是挤在人海当中被高温腌制入味,腿脚站到发酸发麻,小腿与脚丫肿成馒头。

等待排队的空间说说

出生那刻起,你就在排队。

若你生在公立医院永远忙碌的大都市,爸妈或许已经为了在医院建档、等床位耗费了一个月。

等待排队的空间说说

上学了,没有隔间的学生厕所内尴尬而窒息地熙熙攘攘。

等待者沉默注视着地板,余光却在默默关注着哪一个位置已经有人站起了身。

最绝望之事莫过于队伍即将轮到自己时,身后却响起了摄人心魄的上课铃。

疫情后开学,曾有一所学校尝试了“厕所”分流制度。

把校园内的厕所,分配给不同的班级。

等待排队的空间说说

学生们在厕所外间隔一米排队,出来一个、进去一个。

就是不知道按这速度,课间十分钟够不够学生们上厕所。

也不知道这队伍有没有绿色通道,让肚内翻江倒海的朋友先走一步。

等待排队的空间说说

大学图书馆的墙壁上,贴着“知识面前,人人平等”的标语。

但只有在图书馆外睡了一晚的同学才知道,知识平等,但座位不平等、书柜不平等。

如果不凌晨去图书馆排队抢书柜和座位,你就只能在校园中四处漂泊地开启备考生涯。

等待排队的空间说说

第二天清晨、图书馆开门的刹那,所有祖国的花朵都在狂奔。

此时,他们更像是植物大战僵尸里的僵尸,而非想种太阳的向日葵。

有人在狂奔中摔倒,身旁的同伴们却不敢停下脚步。

或许在他身体砸地的那一刻,也听到了考研翻身梦碎了一地的声音。

等待排队的空间说说

生活容不得你多加惆怅,少年们还需要奔赴下一个战场。

食堂里,最后一份最想吃的红烧肉、最惦念的火腿炒面,总是只卖给排在你前面的同学。

等待排队的空间说说

几年后,你上了班。

饭点到了,办公室里的微波炉忙碌不歇。热三十秒就足够的便当,总有人要热上三分钟。

等待排队的空间说说

深夜,你天真地以为能把自己留在公司加班的只有做不完的项目与报表。

十一点终于准备打车回家,才发现留你在公司的原来还有“前方等待150位”的打车排队,与仍在拥堵的东五环。

等待排队的空间说说

来到商场,人们依旧在排队。

你抢先占到了一个按摩椅,扫了码打算放松一下疲惫的小腿。

结果按摩椅把你在人群面前突然放倒、躺平,才开始对背部与四肢进行拳打脚踢。

等待排队的空间说说

店铺内排队等待结账的人、电影院门口等待入场的人、下一个等着使用按摩椅的人,无一不向你投来“好自珍重”的目光。

等待排队的空间说说

女厕所门口长队蜿蜒,而男厕所外门可罗雀。

等待排队的空间说说

在这,你已经不再需要重温学生时代上厕所被行注目礼的场景,商场的厕所隔间有门。

但推门而出、面对门口整齐的列队,依然会泛起些许熟悉的尴尬。

尽管你知道,对方根本不在乎你是谁,她们只在乎你身后的小小马桶。

等待排队的空间说说

另一种商场排队,已经超越了上厕所这种人类必修基础项目。

它映照的,是人群心中的欲望之火。

深圳的文和友开业那天,预约排队的人数突破了五万。

等待排队的空间说说

品牌联名款发售当天,排队整夜的少年少女跑成了残影。

等待排队的空间说说

正如凯撒大帝的名言,“我来了,我看到,我征服”。

只要排进等待的队伍、拿到那张写着号码的纸条,你就站在了必胜的罗马军队内、宣告终将到来的胜利。

物质需要排队,而情感也不例外。

孙燕姿说了,要“我排着队,拿着爱的号码牌”。

民政局内,众生平等。

不论你是想结婚还是想离婚,都请先排队取号,才能领取那份爱情的判决书。

等待排队的空间说说

还有许多可怜人,还没走到这一步。

他们仍未弄清楚,自己是哥哥池塘里的第几条鱼,又或是姐姐车后的第几个备胎。

等待排队的空间说说

有人的地方,就有排队。

有生活的地方,就有排队。

排队无时无刻不提醒着年轻人,你当不成世界的主宰,只会是与他人分摊资源的小喽啰。

大热的景点外人头攒攒,这都不是下饺子了,这是一锅煮破了的黑芝麻馅汤圆。

每个人,都是一点小芝麻粒。

等待排队的空间说说

我们真的有资格、有底气去嫌弃排队吗,明明是排队之神先一步把人类驯服。

景区里弯弯绕绕、比迷宫还疯狂的排队围栏,就是供奉排队之神的神殿。

硬生生地在几百平米的空间内,规划出一条两公里的路线,实现新时代长征。

等待排队的空间说说

在围栏中顺着迷宫走向缓缓移动的人群,犹如玩到极限的贪吃蛇,一不留神就会咬到自己的身体。

等待排队的空间说说

身处其中的人,还难以退出这场长征。

同事团建时曾和大部队走丢,她决定搭乘大巴下山、在酒店等待大家。

排了一个半小时队,脚底疼到发硬,可前方目测还有三小时队伍时,她明白了什么叫“创业未办而中道崩殂”。

等待排队的空间说说

她想走,但强烈怀疑想从后方S形围栏、逆着人流挤出去的时间会更长。

同事试着往回走了几步,再苗条的少女此时也仿佛相扑力士,人群中的缝隙根本不足以钻出去。

又或是成功从某个陌生人的胳膊边挤过,但收获了对方的白眼。

最后,她放弃了,我们如约在车站里接到了她,只不过,那天她是这样被架回房间的↓↓↓

等待排队的空间说说

你永远想象不到,排队能把人逼疯成什么样。

有时没带耳机、在外排队怕手机没电,当事人只能把目光投向世界万物,思维回归远古,寻觅一切不需要电子设备的娱乐。

等待排队的空间说说

譬如在某个漫长的、等待进入大学澡堂的夜晚,我盯着前面同学睡衣上的海绵宝宝,数清它身上一共画了26个窟窿。

等待排队的空间说说

有人排队时为了驱赶无聊疯狂说话,结果喜提“宝娟!我的嗓子!”

等待排队的空间说说

有人排队时明明沉默不语,却要默默忍受后排情侣无视旁人的啵啵。

等待排队的空间说说

人们厌恶排队时的等待,自然也厌恶插队。

插队,就像是对等待与彼此尊重的亵渎。

连骆驼都知道,走路时不要随便插队,不然就该给你一蹶子。

等待排队的空间说说

我很怀疑,人类的DNA序列里终将有一部分会朝排队的方向进化。

让人类对排队的痛苦感知更少,且身体结构更适合久站。

为了让自己的排队人生过得更舒适一些,现代人想了很多办法。

或许是听闻澳洲拳王袋鼠,可以用尾巴支撑身体、来一个后腿飞踢。

等待排队的空间说说

有商家试图也给人类装上尾巴,尽管这玩意儿我们早在几千万年前就优化掉了。

理想很丰满,带上一根伸缩的钢架、想坐哪坐哪。

等待排队的空间说说

但现实很骨感,强行给自己装上“尾巴”的游客,都在光滑地板上华丽地摔了个屁股墩。

等待排队的空间说说

还有商家试图给人类装上传说中的外骨骼。

套上它,你根本不需要一个椅子,便可以凭空坐在空中。

等待排队的空间说说

我曾斥巨资把它买下,送给爱旅行、号称心和身体总有一个在路上的朋友。

朋友说,送得很好,以后不要送了。

等待排队的空间说说

因为穿上它,在人多的公共场合坐下后,他看起来就像在扎马步。

等待排队的空间说说

北京某商家把它提供给了等位的顾客

他也曾在乡村的公路边、等班车时坐下,后来一位扛着锄头的老乡远远路过,看到他后给他送了点卫生纸。

等待排队的空间说说

这张图自带台词

更可怕的是,送他这份大礼前,我不知道绑上这玩意儿后,摔倒了是很难单凭自己、不靠外力爬起来的。

于是那天,我的朋友倒在荒郊野岭里,错过了下午的班车。

等待排队的空间说说

via@凉斤斤

排队最好的解决方案,当然是不排队。

当你看到一位大妈气定神闲地背着“全家排队,后面6人”的字样时,或许还会忍不住地赞赏大妈的智慧。

等待排队的空间说说

而当你排在一个背着“替200人排队”的大哥后面,想必感受到的只有绝望。

等待排队的空间说说

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

为了不在太阳底下接受炙烤、与火锅店里的肥牛共情,许多朋友决定为自己制造一个魂器。

清清爽爽离队去,一双拖鞋留在那。拖鞋在,我就在。

等待排队的空间说说

没有另带拖鞋的,只好从身上拿点东西、放地上充数。它可能是一把伞、一瓶水、一张工牌、一串钥匙。

最过分的,是有人淘遍了口袋没找到能代替自己排队的东西,只能从路边揪一把草。

草:你做个人吧。

等待排队的空间说说

下一个假期到来时,我或许还是会在哪排队,餐厅、景点、超市、车站、医院……

哪怕再无聊,哪怕人们对排队骂了千百遍,可这就是我们的生活。

我们都只是这世上的一小个芝麻粒、一个小喽啰,你挤我、我挤你地前进着,汲取排队后获得的愉悦与欢乐,哪怕一星半点。

排队高考,排队看病,排队旅游,同时也排着队吹风、喝酒、衰老。

地球也终将在未来的一个节点上坍缩、泯灭。

或许几十年后,如今在景点门口排队的我们,会在养老院前再相见。

排着队,走向人生的终点。

等待排队的空间说说

转载请注明出处福泉说说网 » 等待排队的空间说说(排队等待的幽默说说)

资讯

空间说说长大(空间说说免费点赞)

资讯

qq空间自拍说说经典语句(空间自拍发的说说)

每天分享人生实用感悟,让你越活越明白,越看越幸福,点击右上角关注“木子尚mzs”。

资讯

qq空间自动转发说说(空间自动秒赞)

QQ空间「链接」自身具有写日志、转载、说说、日志、相册、访客和评论的基本功能,充分挖掘这些功能的营销价值是实现QQ空间营销成功的关键所在。

资讯

qq空间转发别人的说说别人删了(空间说说别人转发不了怎么办)

机哥假期这几天玩太累了,今天差点睡过头没赶上飞机。

落地后打开手机,发现微信群里一整页都是火星文。

资讯

扣扣空间顶置说说(扣扣空间顶置说说怎么弄)

1、千万别用年轻时的安稳和放纵,换来一生的卑微和底层。你现在的焦虑和努力里,藏着你十年后的样子。2、为什么人们总是那么喜欢怀旧,那么怀念童年时光,主要是因为小时候和周围的朋友比,还没有那么明显的